​澆不熄的熱情-登山嚮導

將工作與一輩子的志趣結合是多難得的福氣。從小就喜歡爬山,爬了三、四十年為之瘋狂始終如一。他是登山嚮導,帶隊爬山之前,根據客戶需求量身訂做行程規劃,登山後為客戶帶路並控制大家的步伐避免高山症發作。許多資淺的登山客,想要爬爬山來陶冶性情當作偶爾的休閒活動,但山路不熟之外,光是要取得國家公園的「入園證」或是「入山證」就得下好大一番功夫。

 

 

想要嘗試登山的初學者或是業餘登山客透過朋友介紹找上嚮導,嚮導先是了解客戶要爬什麼山、預計上山日期與天數以後,為顧客客製化登山路線。不同於一般旅行社的登山行程,嚮導會舉行「行前說明會」,為顧客列出攜帶裝備清單還有昂貴裝備的替代品,讓準登山客根據自己預算還有未來可能爬山的頻率決定是否進行裝備採購。上山後,不是帶你攻頂後平安賦歸而已,嚮導要帶出客人心中「自豪」的成就感,讓這段登峰造極的經驗永生難忘。

 

   

嚮導有一個人服務室,沒有粉絲專頁的經營,沒有官方網站的架設,只有個人臉書、一個手機號碼和載道的口碑,而口碑來自嚮導對登山客的誠懇跟重視。在台灣,雪山的入山證是要用搶的,玉山國家公園的入園證是要用抽的,以「隊」的單位進行抽籤,一隊最多十二人。曾經有個二十人的團體想要登玉山這座東北亞第一高峰,便分成兩隊進行抽籤,第一隊抽中了嚮導便先帶上山,天公作美一切都很順利,攻頂下山後也十分開心。

 

 

第二隊因為沒有抽中入園證,只得比第一隊晚出發,不料從玉山山腳「塔塔加」出發抵達過夜之處「排雲山莊」後,風雨交加,團員都覺得十分懊惱明天是否能攻頂。這位嚮導根據豐富的經驗,經過一番評估後與客人討論:「可以明天就下山,敗興而歸是一定有的,也可以冒著大雨攻頂,攻頂的路絕對是萬分艱難,光是小雨在那樣的環境下打在身上都很痛了,何況是現在這樣的雨勢,但是攻頂後的成就感勢必是無可比擬的。」

 

 

後來團員同意攻頂,隔天不出所料,天氣惡劣登頂宛如河中溯溪,經過一番跋涉成功攻頂後,團員雀躍不已,自豪萬分!團員的成就感當然也為嚮導帶來成就感。事後第一隊跟第二隊的客人都有再找嚮導帶隊登山,嚮導發現同樣是玉山,第二隊的客人每次談到那次登玉山的經驗時,那自豪的神情,遠比第一隊客人來的深刻、長久。嚮導就是要與顧客一同寫下這自豪的記憶。

 

   

嚮導在小學之時,就非常喜歡年幼的自己爬上觀音山的那種感動,高中繼續爬,爬得越高成績跌得越低,最後肄業。當完兵後嚮導認真讀書,成功考取國立大學法律系,立志要好好認真向學,結果大學開學兩天後又跑到登山社門口報到。畢業後,嚮導為了維生先去法律事務所工作一陣子,又改行當保險業務,但無論如何就是覺得不順心,繞了一圈最後還是重回登山帶隊這條路。

 

   

嚮導愛爬山、愛帶人也喜愛分享,而登山嚮導這樣的工作也十分重視人與人、與山之間的互動。最令他著迷的,是這份工作的「有趣性」。同樣一座山,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天氣,交織出的多元回憶是這份工作最迷人之處。這是當登山嚮導的第十二年了,嚮導一開始帶八到十人的團,難免緊張壓力大。

 

 

有一次在排雲山莊休息時,一位國中生十分興奮開始在路上亂跑,果然高山症發作,還得讓人背下山。然而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棘手的經驗,讓嚮導在經過一番磨練後,現在六十多人的團帶起來也游刃有餘。一周至少帶一團,一個月有十五到二十天都在帶隊,閒暇之餘也在爬山,月收入八萬,身體更是越爬越好,爬了三十年造就了嚮導現在二十歲的體力。這十二年下來,嚮導說他做得很開心!